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74109e.com >

梦见汪曾祺先生

发布日期:2021-09-21 20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香港牛魔王马会彩图资料大全。汪先生还是黑黑矮矮的,穿藏青色西装,七十来岁,就那几年几次来温州的样子。

  汪先生只是我想象中的老师。学着他写小说,心仪他只把自己当他的私淑弟子。他几次到温州都是我陪同,借机向他请教、学习,但从不敢说要拜他为师。他当然也知道我的心思,也不说破,只赠我一幅字,上写: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,文起以为如何?仅此而已,又怎么就把他梦成了我大学里的老师了呢?

  可此时,我大学里的老师汪曾祺先生,就站在大学的教学楼前。楼前有一块黑板,黑板上写着旷缺课学生的名单。他板着脸,指着黑板上我的名字问我:你怎么缺课八十多节呢?是几个月没来上课吗?干什么去了?

  我大学毕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距今四十多年了。现在汪先生问起,我就愣了愣。当然,在梦里我也是回到上大学的当年的,就慢慢地想起上大学期间我经历的三件大事:一是大一时我母亲先是生病住院,后是病死,我在医院护理和处理后事,请假了一个多月。二是母亲死后父亲着手盖房子,我又请假一个多月。三是盖好房子后,父亲突然去世,我回去办丧事,又请假了十几天。这三次加起来,是有三个多月没来上课,旷缺课八十多节是有的。

  我就把这些事说出来。说着大学读书期间双亲俱亡的惨事,我百感交集,不禁伤心起来,又忍不住痛哭流涕。

  汪先生见我哭得伤心,神情也凄惶起来。走过来抱住我,用手在我背上抚摸着,安慰说:别哭别哭,人总会有那么一些坎,挺一挺就过去了。

  汪先生见我心情好了,又问我:你这两年怎么写得那么少?2009年一年怎么一篇小说都没发表?

  我读大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小说写的少是2009年我退休以后的几年,时空一下子跨越了三十来年了,把上大学到退休这几十年之间的事都串在一起了。并且,让汪先生把自己去世以后的事都问了。我就纳闷:2009年以后,汪先生还在人世吗?

  可在我的梦里,汪先生一直还活着,一直是70多岁的样子,是能够问他身后20年后事情的。

  见汪先生这样问,我又愣了愣,再仔细想一想才知道,2009年我刚退休时,遇到塌天大祸,我的小儿子出车祸了。那一年,我悲伤得一个字都写不出,当然没发表小说。三年后我又脑出血开刀,那以后几年,文章自然写得少了。

  可我还未哭,汪先生却被我的话听哭了。开头是无声地抽泣,慢慢地哭出声来,后来竟嚎啕大哭了。

  我被汪先生哭慌了,赶紧上前抱紧他,用手在他背上抚摸者,安慰说:先生,别哭别哭!我都挺一挺过去了,你却哭了

  我岔开话题,说:汪先生,说不幸,我人生的最大不幸,就是在大学旷缺课多,少听了你的八十多节课,没能好好地跟你学写作,这才是无法弥补的大不幸啊!

  汪先生见我想哭,他就不哭了。用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,安慰我说:没关系没关系,今后我们多多通信,我给你办函授,你写小说我给你批改,文起以为如何?

  这不是他当年给我题字的话吗?我一听,就破涕为笑了。这一笑,我就笑醒了。一看闹钟:清晨四点三十分。

  都说清晨的梦是最准的。可我还怀疑,怎么就会梦见汪先生呢?从来没梦过的。是我在冥冥中突然遇到汪先生,还是汪先生在天国的冥冥中突想起我?

  汪先生是1997年5月16日过世的,我是5月20日知道消息的。那么,今天就是他去世24年后的第4天了?24年前的今天,就是我在报纸上看到新华社发的汪先生去世消息后,忍着悲伤,写了一篇悼唁文章《生命的丰碑悼曾祺师》(发1997年7月17日《文学报))的日子。

  “沈先生还是那样瘦瘦的,穿一件灰色的长衫。走路很快,匆匆忙忙的,挟着一摞书,神情温和而执着。”“在梦中,我没有想到他已经死了,我觉得他依然温和执着,一如既往。”“我很少做这样有条有理的梦(我的梦总是飘忽忽、乱糟糟的)并且醒后还能记得清清楚楚。醒来看表:四点二十分。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?”

  这正是我梦境中状况和梦醒后的感觉啊!我也不由得自问: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?

  我会抱着汪先生哭吗?会的。汪先生会抱住我哭?会的(我就见过汪先生听别人诉说不幸时流泪)。至于汪先生当我老师、督促我写作,那就是当年我日思夜想的事。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如此看来,这梦境不仅有可能是真的,更有可能就是冥冥中发生过的事情了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